俄罗斯世界杯海报主角——雅辛自传书写另类“门将突击”!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足球赛马上就要拉开帷幕了。以往只要一提起俄罗斯足球,总会迎头撞上一个人的名字,那就是前苏联传奇门将列夫·雅辛,本次的俄罗斯世界杯海报就用了雅辛的形象主打,他是迄今为止世界足球史上唯一得到过金球奖的门将,他一生在赛场上所创造的数据,打破的纪录令人叹为观止,而他在绿茵场外的人生传奇也同样富有“传奇”色彩。

关于雅辛,流传于世最多还是:他是球王贝利都曾表示“需要付出成倍的努力”才能攻破的大门;他是球王之王马拉多纳一生崇拜过的两个偶像之一;足球皇帝贝肯鲍尔与他惺惺相惜,曾是他家的座上客。雅辛60岁生日在莫斯科举办的国际明星联队“贺寿”比赛中,年近五十的贝肯鲍尔以带伤之驱踢满全场,只因场下坐着雅辛。

作为一个足球运动员所能得到的荣耀与爱戴,雅辛可以说都体会过了,在他的自传《我崇拜足球》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反倒是他作为常人的,曾经暗淡委屈那一面。关于雅辛是如何走上足球守门员道路的有很多版本,雅辛自己这一版看起来似乎有点随意,当年一直在街道队踢球的雅辛第一次被招到一个区级足球队训练,根本不了解新人的教练对站在一排人当中的雅辛随手一指,让他去守门。当时雅辛心中并不情愿,一直在街道踢前锋的他根本没守过门,但淳厚的他还是默默接受了,多年后雅辛在自传中表示自己从未后悔过这一次“违心”的接受。

某些热衷抒情的俄罗斯球迷经常讴歌当年不知名教练的这次无心插柳,他的 “随手一指”,一个伟大门神的进击之路由此开启了。但看似无心之选的门将之路在此后的日子里走起来也并不平坦。雅辛刚被选进迪纳摩球队时,只能做一个给主力球员背行李的替补,但他也很乐得做跟包,顺便偷师当时的主力门将霍米奇。好容易熬到第一次上场,因为一个低级失误,让对方门将大脚开出的球直接滚进了自家球门,无地自容的雅辛都不知是怎么挺到了比赛结束才敢伤心痛哭。就这样上场了两次后他就被下放到预备队了。

大部分的天才在最初对如何运用自己的能量都一无所知,因此他们往往要通过一条笨拙的艰辛之路才能将自己的才能展现在世人面前。这其中伯乐所起到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莫斯科迪纳摩青年队的教练切尔内金夫发现了雅辛的天赋,在他的点拨指导之下,雅辛通过艰苦的的基本功训练,扑球的技艺果然开始日益精进。而在这时他也终于要在冰球队和足球之间做一次了断性选择。天秤座的他纠结了好久,最后还是靠强大的外部力量,时任苏联国家足球队主教练谢米恰斯特纳N顾茅庐,强势煽动拉拢,终于把他拉进的国家足球队。

雅辛25岁进入苏联国家足球队,此后连续效力了15年,足球带他造访过荣誉的巅峰,也拖他品尝过低谷的辛酸。一根筋的俄罗斯球迷喜欢秉持“胜者英雄,败者狗熊的”衡量标准,只要赢球天天有球迷为他喝彩跟随护驾,可一旦输球就会对他各种冷嘲热讽,甚至向他发出过“死亡威胁”,搞得贝肯鲍尔、尤西比奥这些人一把球踢进雅辛防守的大门就觉得是对他的“伤害”。

在球场上被视作神级人物的雅辛在自传中毫不避讳自己生活上的“致命缺陷”,他在少年时进入工厂学徒时就开始抽烟,长大后像所有俄罗斯男人一样好酒。而且后来无论如何都戒不掉。每次比赛前他都必须要靠抽烟喝酒缓解精神压力和肌肉紧张。后来医生对他说,就是因为吸烟过多才导致他的腿部栓塞,后来不得不截肢保命。大量饮酒可能也是他后来罹患胃癌去世的重要诱因之一。

现在已经有人会说,从现代足球的纯技术角度来衡量,雅辛有可能已经不是绝对的NO1,只是后来没有产生过第二个获得金球的门将,才让他在足球史上处于遗世独立的地位。当年他之所以能拿到这个奖跟天时地利也是分不开的。冷战期间,整个西方世界都对苏联呈现排斥态度,在足球赛场上也不例外,雅辛所在的史上最强苏联队经常莫名其妙就非正常出局了,也许对于当时的足球圈内的专业人士来讲,也鄙夷这种不公平,球员付出的努力都是一样,为什么要被政/治连累,雅辛的存在让足球界找到了一个平复歉疚的渠道。他不仅技艺精湛,乐观开朗,在赛场上也不失其儒雅谦逊的翩翩风度,连赛场上的对手都喜欢他,由这样典范“独得恩宠”也算相互平衡了。

如果说在雅辛的职业生涯中有什么遗憾的话,应该是在他黄金职业年龄中,一直没机会加盟世界上最好的足球俱乐部。据说,当年皇马之类的顶级俱乐部都曾向雅辛发出过签约邀请,但直到他去世之前这些邀请也没能到达他的手中。贝肯鲍尔私下也曾旁敲侧击地问过雅辛就没想过去外面踢球吗。雅辛的回答从政/治正确角度可谓滴水不漏, “一名足球运动员所应得到的尊重和爱戴, 伟大祖国和人民都已经给我了, 而我除了用球艺来回报他们外别无他法……”

1963雅辛作为世界明星队门将参加了温布利大球场举行的英足总百年纪念赛,对手是英格兰。这一次,身后没有伟大祖国和人民的支持和压力,雅辛表现得甚为神勇,高接抵挡,贡献无数教科书级的扑救。因此获得了“黑豹”、“黑蜘蛛”的外号。如果当初雅辛能够加盟海外高水平的俱乐部,他所能留下的辉煌战绩肯定不止于此。

后来,退役多年后的雅辛也曾经申请过“出国定居和旅行”,但每次都被职能部门以各种理由拒绝,再不就终于同意他走又不批他妻子瓦莲京娜的申请,最后他也只好作罢。1989年在巴黎召开的一次会议上,雅辛又见到他昔日的老友贝肯鲍尔,他留给贝肯鲍尔的最后一句预言是:我想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三个月后雅辛离开了人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